1.2
当前位置:战略网 > 正文页

康雍乾三个皇帝,每一个都被史家赞誉,为何却都不太尊重读书人?

  让人想不到的是,乾隆狠狠的骂了一句,即:“朕以你文学优长,故使领四库书,实不过以倡优蓄之,尔何妄谈国事!”所谓倡优,古代指从事歌舞杂戏的艺人,倡,乐人也;优,谐戏者也。把一代才子纪晓岚,都比作一个“逗笑”的艺人,可见乾隆眼里的其他读书人地位了。

  传统观点里,读书人以天下为己任,虽有所不足,或会做出一些“缺德”之事,但治天下的确需要读书人。那么,从康熙、雍正到乾隆,每一个都被史家赞誉,为何却都不太尊重读书人?

  其实,总结一下,不外呼这三点,(1)打压读书人,巩固皇权,读书人话语权太大,必然削弱皇权,不利于实现“皇帝独裁”,比如明朝,(2)读书人多是汉人,这是潜在的危险,有独立思想的读书人,就更需要打压了,(3)打击汉族读书人的文明优越感。

  或许,在表面上,康熙雍正乾隆有优待读书人的记录,但骨子里还是不太尊重读书人,否则就不会有以上之事发生了。说到底,就是要把读书人驯服,变成彻头彻尾的“思想奴才”。所以,龚自珍才会喊出,“我劝天公重抖擞,不拘一格降人才”,其实不是没有人才,而是早被驯化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