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2 正文页
当前位置:战略网 > 正文页

武侯祠中祭拜了蜀汉所有功臣,为何独独没有极受刘备宠信的法正?


  作为刘备最器重的谋士,法正在主公身边参谋军事、运筹帷幄,立下赫赫功绩,其作用堪比汉高祖刘邦身边的“谋圣”张良。蜀汉建立前,刘备自称汉中王,而法正则因功官至尚书令(相当于宰相),与诸葛亮一起处理军国重事,地位和权势鲜有人能及。不过,法正福薄命浅,在蜀汉建立前1年(220年)因病去世,让刘备悲痛至极,一连数日都痛哭不止,由此可见君臣之间感情之深。

  刘备对法正非常器重

  不仅如此,连一向自视甚高的诸葛亮,也对法正深感佩服。蜀汉章武二年(222年),刘备在猇亭之战被江东青年将领陆逊击败后,诸葛亮曾极为感慨地说道:“法孝直若在,则能制主上,令不东行;就复东行,必不倾危矣。”(见《三国志·卷三十七》)。由此可见,法正对刘备的极端重要性,连诸葛亮都自愧不如。
  正因为法正的能力和功绩如此之高,所以作为蜀汉开国元勋的他,在清朝中期以前,塑像一直都在武侯祠得以供奉。但等到嘉庆年间重修武侯祠时,主持这项工程的儒学大家刘沅,却将法正的塑像“请”了出去。刘沅之所以这样做,是从儒家所宣扬的“仁义”观点出发,认为法正虽然功绩显赫,但为人心胸狭隘、睚眦必报,严重不符合贤臣的形象,因此不适宜在武侯祠中得到供奉。

  诸葛亮对法正的能力也深感钦佩

  从史实来看,刘沅的看法不是没有道理。根据《三国志》的记载,法正当年侍奉刘璋时,因为自视甚高、清高孤傲,由此遭到益州士人的排挤和诋毁,迟迟得不到提拔,为此苦恼、羞愤不已。所以等到法正帮助刘备夺取益州,并当上蜀郡太守(治所在成都)后,便对当年羞辱、排挤过他的人大肆打击报复,甚至有数人因此而丧命,在当时的影响极其恶劣。
  建安初,天下饥荒,正与同郡孟达俱入蜀依刘璋,久之为新都令,后召署军议校尉。既不任用,又为其州邑俱侨客者所谤无行,志意不得......正为蜀郡太守、扬武将军,外统都畿,内为谋主。一餐之德,睚眦之怨,无不报复,擅杀毁伤己者数人。引文同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