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2 正文页
当前位置:战略网 > 正文页

唐高宗李治要立武则天为后,谁反对的最强烈

  1364年前,即公元655年,唐高宗显庆四年,武昭仪圣眷日隆,高宗渐生废后之心。某日,高宗召长孙无忌、李勋、于志宁、褚遂良等重臣入内殿商议废王皇后立武昭仪之事。聪明的李勣自知此事敏感,乃称病未去。而于志宁呢,在高宗和武昭仪的联合威压之下,虽明知废后不妥,但终是噤不敢言。倒是褚遂良这个太宗遗命的顾问大臣敢于直谏,提出各种理由激烈反对高宗“废王立武”。

  一个不来,一个不言,一个反对,高宗和武昭仪显然很需要一个支持者,这样他们才能借坡下驴。为了做支持者的工作,两个人也没少操心。上一年,他们就一起到长孙无忌家饮宴,名义上是一次普通的“家庭聚会”,实际上是有所宏图。当然,两人上门也没空手,高宗出手大方:不仅赏赐金宝缯锦十车,又任命长孙无忌的三个庶子为朝散大夫。宴饮问,高宗以皇后无子频频暗示长孙无忌。长孙无忌却装聋作哑,“顾左右而言他”,弄得高宗和武昭仪很不愉快。
  “家庭聚会”后,高宗和武昭仪没有放弃,继续做长孙无忌的工作。先是派武昭仪的母亲杨氏上门陈情,再是让礼部尚书许敬宗上门劝说,但长孙无忌还是一口拒绝了。
  贵为皇帝而不能如愿,这让高宗很窝火。而前进路上出现的这个绊脚石,更让武则天暗自怀恨在心。两人一合计,决定不给这些顾命大臣面子,软的不行就“硬上”。于是便有了“内殿商议”这出戏,这相当于高宗和未来的武后的“最后通牒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