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2
当前位置:战略网 > 正文页

纪晓岚为何仇视蒲松龄?不是因为文人相轻!

  父亲被贬离家后,纪汝佶变得精神萎靡,对仕途失去了兴趣,开始了与诗友们喝酒唱吟的闲适生活,期间,他还迷上了公安、竟陵两派诗作。此时,恰逢纪晓岚的得意门生朱子颖进京探望纪家,纪晓岚的元配马夫人向朱子颖介绍了纪汝佶的精神状态不佳,朱子颖便提出要带纪汝佶回山东散散心,马夫人当即就同意了。

  纪汝佶跟随朱子颖去了山东泰安府,过上了一段游山玩水的无忧无虑的轻松日子。不信后的一天,纪汝佶从友人那里见到了《聊斋志异》的抄本,一下子就被其深吸引住了。当时,《聊斋志异》尚未刊行,纪汝佶看到的也是抄本,因为爱不释手,便也不分昼夜地抄录起来。

  那段日子,纪汝佶心无旁骛,整个人都沉迷于《聊斋志异》的故事中。读完抄完《聊斋志异》的大小故事后,他还试着模仿着写起此类借谈狐说鬼、志人志怪来表达人生理想的作品起来。纪汝佶的变化让纪晓岚很是担心,以致远谪新疆,犹在万里之外给他写信,谆谆训诲他如何处世做人。

  也许是太过痴迷,也许是身体有痒,纪汝佶就在此时莫明其妙一命归西,年仅25岁!多年以后,纪晓岚在《阅微草堂笔记》中追思汝佶死因,认定他是读了《聊斋志异》,“误堕其窠臼,竟沉沉不返,以迄于亡。”可见,在纪晓岚心中,对蒲松龄及其《聊斋志异》是多么痛恨。其实,这与蒲松龄何干啊?此时的蒲松龄早已故去多年,他才这是真正的“躺枪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