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2
当前位置:战略网 > 正文页

崇祯钦派他前去剿贼,可出发后不与敌军交锋,却跟自己人打了起来

  明朝覆灭时的状况,用两个字即可概括—崩溃,更让崇祯崩溃的是,首辅李建泰竟然是个大脓包。想当初,李建泰因家乡曲沃被李自成攻陷,痛哭流涕地请求督师剿灭“西贼”以解圣忧时,他还着实激动了一把。
  “只要在山西打几场不大不小的漂亮仗,也许直隶、北京就能保住。”基于这种幻想,崇祯加李建泰兵部尚书衔并赠予尚方宝剑,郑重其事地行“推毂礼”,将他送出正阳门。而此时端坐在“战车”上,欣赏着“推车”皇帝的李建泰却从心里想甩他一头鼻涕—这个在位17年更换50余位阁臣并数杀首辅元勋的家伙活该有此下场。他之前的慷慨激昂不过是想为自己捞点军资罢了,那可是乱世里安身立命的本钱。

  果然,当山西大同诸镇的边兵全部起义时,李建泰利用禁军中弥漫的畏战情绪,指挥部队一路南下,妄图逃到南方养兵自重。不想南下的路却被李自成堵死,李建泰只能往东北方向狂奔而去。这一路虽然跑得轻松愉快,却也生出不少波折。
  原来,由于崇祯早已传召天下,畿辅各地都知道李建泰西去抗敌,现在他却落荒而逃,很多地方官都拒绝向他支应粮草。没吃没喝的李建泰像一匹草原上的饿狼,咬牙切齿地寻找撕咬的对象,这时他收到了广宗县令李宏基的一封“骂娘信”。
  李建泰看后怒极而喜,这不是瞌睡时有人送枕头吗?于是神州大地上发生了神奇的一幕—大明中央禁军和地方部队掐在了一起。靠着从北京拖来的几门红衣大炮,广宗城本就破败不堪的城门被轰成了渣渣。进城后,禁军充分发扬明朝军队的优良传统—能杀就杀,能烧就烧。李宏基作为“重点通缉对象”,心惊胆战地化装后逃到百姓家藏了起来。

  就在李建泰志得意满地搬运县衙中的财产时,手下的喽啰来报,有人举报县衙中藏有窖金。李建泰一看举报者竟是个年轻书生,心中狂喜,想不到现在的读书人这么“识时务”。谁知他刚想开口要钱,却被书生怼了回来,“皇上对您委以重任,你为何成了这副熊样?”书生本决定拼尽一死为广宗人骂贼出气,但李建泰没给他这个机会,直接命人将他拖出斩首。
  三个月后,双手沾满自己人鲜血的李建泰逃到了河北重镇保定。他本想逃到坝上过幸福的游牧生活,可大顺军偏不让他如愿—保定已陷入重围,成了名副其实的“绝地”。李建泰又表演了起来,往床上一躺,装起了病。中军官郭中杰率部悉数投降,理论上没他什么事,可这位明朝“忠臣”又很快成了李自成的宰相,并在大顺覆灭后投向了清朝的怀抱。
  如果从此后李建泰能“金盆洗手”,不再“拆烂污”,那岂不能在《贰臣传》中稳稳占把交椅?可他却生命不息,折腾不止,先在朝中受贿行贿,被罢官回乡;又不自量力地策应他人反清,妄图再捞取些政资资本,结果直接输掉了人头。他的臭名也被收入了比《贰臣传》等而下之的《逆臣传》中,成了另一个“吴三桂”式的人物。

  可笑的是,李建泰死前还开了个家庭会议,对着一帮小妾痛哭道:“今天我是死定了,不知谁能为我殉节?”小妾们倒也老实不客气,掩口嬉笑道:“你早就该死了,我们干吗为你殉葬!”
  想当初,崇祯送李建泰出征时何等风光,何尝不希望李建泰为大明殉节。谁知他是在用全部心血浇灌一颗要命的肿瘤,大明想不亡都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