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2
当前位置:战略网 > 正文页

尊严之战:中国战神VS美国军神!

  沉沉黑夜笼罩着中朝边境的鸭绿江大桥。
  苏制吉普车鸣着短短的喇叭声,超越长长的行军序列,消失在朝鲜境内的暗夜之中……连正在指挥部队紧张渡江的40军军长温玉成也不知道,车里坐的就是彭德怀。
  一部电台、一辆吉普车,一个参谋外加两名警卫员——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彭德怀,就这样先于大部队开赴前线。
  这是1950年10月19日深夜。此时,“联合国军”总司令麦克阿瑟正在距离战场1000多公里的日本东京“第一大厦”里,乐观地等待着11月23日的“感恩节”——这个被他自己确定的美国士兵得胜班师时刻的到来。

  仁川登陆的成功,“联合国军”的势如破竹,眼看即将打到鸭绿江边的似乎已经不可逆转的战局……朝鲜战争之初,几乎成了麦克阿瑟展示个人军事天才的舞台。
  有着“军神”之称的美国五星上将麦克阿瑟,甚至不担心中国军队的介入。就在10天前,他还在位于太平洋上的威克岛信誓旦旦地对美国总统杜鲁门说:“我们已不再担心他们参战……如果中国南下到平壤,那一定会遭受极为惨重的伤亡。”
  麦克阿瑟的狂妄,代表着当时一大批美军将领的态度——刚刚从废墟上诞生的新中国钢产量不过60万吨,还不到美国的1/146,国民收仅为美国的1/16。
  麦克阿瑟指挥的“联合国军”和李承晚的南朝鲜军总兵力44.4万余人,其中地面部队34.9万余人,海军5.6万余人,空军3.6万余人,投入各种作战飞机1100余架、舰艇200余艘;而中国陆军仍处在“小米加步枪”时代,全部车辆还不及美军一个军的装备数量;建立不到一年的空军尚不具备作战能力,海军连条像样的舰艇都没有……中国军队VS以美国为首的“联合国军”,彭德怀VS麦克阿瑟,乍看起来仿佛就是“一边倒”局势。
  然而,麦克阿瑟没有想到的是,就在他的“乐观谈话”发表后没有几天,彭德怀已经指挥中国人民志愿军与他的多国部队遭遇了。
  彭德怀一度轻车深入到敌人后方,与敌人擦肩而过后又幸运地转了回来。当志愿军118师师长邓岳率部到达大榆洞——彭德怀的栖身所在地时,前线炮声已清晰可闻。彭德怀当即命令邓岳率部跑步前进,在温井地区向敌人敞开志愿军入朝以来的第一个“口袋”。
  邓岳请求留下一个团来担任警卫,彭德怀却只留下了一个连。在后来的战斗中,彭德怀亲自指挥这个连摧毁了向他靠近的4辆美军坦克。
  尽管所有的报告都显示:“可能是中国军队参战了!”但麦克阿瑟仍不相信中国军队敢出国参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