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2
当前位置:战略网 > 正文页

陈调元的江湖手段:假装讲究义气,实则笼络人心

北洋大时代道德篇(三百五十三):达人观物外之物,思身后之身,守受一时之寂寞,毋取万古之凄凉。
  在北洋史上,出身江湖的武夫有很多,各式江湖手段自然也熟谂于心。如陈调元就最爱以“讲义气”自我标榜。民国十二年,山东抱犊岗巨匪孙美瑶劫持一列火车勒索北洋中枢,是为“临城大劫案”。山东督军田中玉气急败坏而无计可施。陈调元时任镇守使,赤手空拳孤身赴险谈判,靠一张满口江湖义气的嘴,居然和匪首孙美瑶结交为兄弟,结果两百余中外“肉票”全部获释,孙美瑶被收编为北洋军旅长。陈调元一时声誉大涨。这是他平生最得意的一件事,时常兴致勃勃地对人话说当年。至于“把兄弟”孙美瑶,当了几个月旅长之后,就被秘密设宴逮捕枪毙,他对此只言不提。

  因此,也可以看出这是陈调元的江湖手段。他早年跟张宗昌学到了一套收买人心的江湖手段。冬天见下属衣衫单薄,立刻就将自己身上的皮毛大衣披到他身上;得知身边的人生活有困难,会突然支出几十块大洋。但手面不大,受惠者只限于麾下较高职位的僚属,施恩沽名心态可见。然而他又是出名的没肩膀,任上事务出了纰漏,哪怕只是出了几个错别字,他也从不肯替下面的人担当。陈调元又喜欢以“好客”自诩,民国有很多达官显贵,学孟尝君养食客,陈调元也一样,一群赋闲的旧部、不得意的故友,每到饭点辄来就餐。家里每顿饭要开两三桌。一开始,他还坚持和众食客们同桌进餐。

  后来随着食材价格的上涨,陈调元就小气起来,客饭变得粗粝寡淡,陈调元自己则躲在卧室吃小灶,引来食客笑骂一片,饭摊子也渐于无形中解散。所以,熟悉他的老部下每听他自赞“好客讲义气”,都付之为笑谈。陈调元这种假装讲究义气,实则笼络人心的江湖手段,也造就了其性格诙谐,多言善谑,他曾在被囚扣时嬉皮笑脸大喊:“咱这里有上好的美国克力架香烟,谁想抽,每只五毛。此时此地,这个价钱大约不贵罢!”惹得大家相顾莞尔。次日,在软禁的房间中,闻到对面蒋百里先生雪茄香味,又嚷嚷着:“咱的烟抽完啦。愿意五毛一支赎回!可好?”

  最终,遭到卫兵粗暴地训斥,陈调元也不气恼,笑嘻嘻不再吭气。片刻,他又频频向卫兵请假小便,以期能在小便池旁交流些信息,这个办法被广泛采纳,一众军阀顷刻都成为逐臭之夫。陶菊隐曾评价:“大军阀用这个方法来欺骗小兵,世事可以说真是如儿戏一般。”士卒也很机灵,但凡有人小便,都跟在屁股后面实地监测,于是乎,一度人满为患的小便池门前冷落车马稀。陈调元这种见人下菜,见缝插针的手段,自然也为其赚得所谓的一时风生水起,不过天地之间有杆秤,江湖不变的还有世道人心。
  参考资料:《菜根谭》、《人物春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