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2
当前位置:战略网 > 正文页

隋唐演义:真真假假的隋末唐初的英雄好汉们

  李世民十分信任徐懋公,徐懋公生病,李世民听说需要“龙须”入药,就剪下自己的胡须为其和药。
  徐懋公最大的影响,还是在武则天的册立上。李世民临死前,贬谪徐懋公。他对太子李治说:“汝于李勣无恩,我今将责出之。我死后,汝当授以仆射,即荷汝恩,必致其死力。”这是一个很著名的用人的例子。李治即位后,重用徐懋公,徐懋公自然效忠李治。
  李治时代,徐懋公早已退休。李治要立武则天为皇后,遭到长孙无忌、褚遂良等人的激烈反对。李治招徐懋公与长孙无忌、褚遂良等人商议,徐懋公称疾不至。李治密访徐懋公,询问他的态度。徐懋公只说了一句话:“此陛下家事,无须问外人。”(见《新唐书·李勣传》)这句话看似没有表态,实际上却是支持李治的选择。这时,大唐开国元老只剩下硕果仅存的几个老人,而徐懋公无疑是名望最大的,他这句话的结果是:“帝意遂定,而王后废”。(见《新唐书·李勣传》)总章二年(公元669年),徐懋公去世,年八十六。赠太尉、扬州大都督,谥贞武,陪葬昭陵。是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。
  从正史上看,徐懋公参加的战役虽多,但确实没有冲锋陷阵的记录,可知,他是一个用智慧打仗的统帅,所以,小说家把他塑造成为一个诸葛亮式的人物,是有道理的。
  单雄信:单雄信也是《隋唐演义》的重要人物。瓦岗寨散后,他投靠王世充,做了王世充的女婿,率军抵抗瓦岗兄弟率领的唐军,被俘后,誓死不降,被杀,是一个悲剧英雄。瓦岗寨之所以没有像水泊梁山那样成为忠义的典范,就是因为他们有始无终,最后各为其主,兄弟相残。
  单雄信在《旧唐书·李密传》中附有小传,“少骁健,尤能马上用枪,密军号为‘飞将’。”他先投李密,再投王世充,李世民平定王世充,被斩于洛阳。如三国、水浒一样,单雄信的形象也有个演变的过程。唐人段成式的《酉阳杂俎》记载:“单雄信幼时,学堂前植一枣树。至年十八,伐为枪,长丈七尺,拱围不合,刃重七十斤,号为寒骨白。”南宋孟元老在其描写北宋首都汴梁的《东京梦华录》中写道:“东曲首向北墙畔单将军庙,乃单雄信墓也,上有枣树,世传乃枣槊发芽生长成树,又谓之刺家子巷。”至少北宋时,单雄信已经被传为使用枣阳槊了。
  至于单雄信与秦琼等人的关系,在《旧唐书·李勣传》中能看出些许端倪,“初平王世充,获其故人单雄信,依例处死。勣表称其武艺绝伦,若收之于合死之中,必大感恩,堪为国家尽命,请以官爵赎之。高祖不许,临将就戮。勣对之号恸,割股肉以啖之,曰:‘生死永诀,此肉同归于土矣。’仍收养其子。”可见,徐懋公与单雄信的感情,也许小说家从中得到了启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