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2 正文页
当前位置:战略网 > 正文页

唐僖宗回到长安后,到底做了哪些事?

  在军阀们试图瓜分大唐国有资产时,总会习惯性地模糊中央政府与田令孜的关系,更会模糊皇帝和田令孜的关系。

  一旦中央政府下发了不利于他们的命令,他们总会说这是田令孜干的好事;哪怕皇帝亲自站出来辟谣,他们也会说皇帝受了田令孜的欺骗与蒙蔽。

  军阀们之所以会这样做,无非是为了这反对中央政府和皇帝时,可以获得更多的舆论支持。总而言之,我们不是在对抗中央政府,也不是在对抗皇帝,而是在对抗大太监田令孜。

  可问题是,如果中央政府的命令对他们有利,马上又是另外一副嘴脸了。

  在传统历史书上看到的唐僖宗,也就是一个愚蠢呆笨的小孩子:说到娱乐方面,唐僖宗样样精通;说到干正事,他似乎什么都不懂。

  上好骑射、剑槊、法算,至于音律、博,无不精妙;好蹴鞠、斗鸡,与诸王赌鹅,鹅一头至五十缗,尤善击球。

  因为我们通常看到的历史,都是皇权政治宣传的历史,所以大家难免会认为,皇帝拥有神奇的力量。

  很多人总会有意无意地认为,如果是我们坐在唐禧宗的位置上,肯定可以让大唐中兴。因为以皇帝的神奇力量,以我们的智商和情商,坐在皇帝的位置上,肯定可以让帝国中兴。

  后世的崇祯皇帝,在没有当皇帝之前也是这样认为的,所以他当了皇帝之后,就是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,结果呢?几轮博弈下来,他立刻傻眼了。因为面对强大的利益集团,皇帝通常也是有力无法使出来。

  这还是高度集权的明代,换在皇帝控制力更为薄弱的唐代,情况显然会更为严重。

  皇帝之所以是皇帝,只是因为他坐在各大利益集团的交汇点上,皇帝因此拥有巨大的权力,却也因此受制于太多的力量。

  唐禧宗信任太监很奇怪吗?一点也不奇怪啊。

  从唐玄宗开始后,皇帝的首席助手一直就是太监,比如玄宗时的高力士。因为李林甫、杨国忠和安禄山那种牛人,也是靠高力士上位的,等而下之的人物就更不用说了。

  肃宗时代,李辅国是皇帝的首席助手;代宗时代,程元振的权力据说比李辅国更大,后来的鱼朝恩同样很牛。

  德宗有一段时间压制了太监,结果发现不对头,于是对太监的信任更加变本加厉,从此太监掌管禁军和主管帝国军事成为了制度,这才有了仇士良等权宦的出现。

 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来:大唐帝国皇帝信任宦官,就如两汉的皇帝信任外戚一样,都是制度化的产物。虽然这种制度的弊端极其明显,但是在当时,皇帝显然无法找到一种比这更好的方法。

  安史之乱后的大唐,皇帝打压太监通常只有两种结果。

  一种结果是皇帝打压太监失败了,出现这种结果很正常,因为宦官专权是制度化的产物,所以宦官的势力非常惊人,并不是皇帝想打压就能打压的。